您的位置 首页 尘封故事

诱受被草的 公交车上被操哭

“噢,姐姐,我听了不会哭的。”大个头叼上香烟,低下头打火。

“我哭泣?他是个小男孩。我为什么哭泣?姜小姐噘起了嘴。

大头刚想说话,我就伸手拉了他一下说:“大头!拜托,你有什么想对她说的吗?我们走吧!”

可是大脑袋却一挡我说:“你别阻止我!你为她做了这么多,就算我们白做了,我们也要让她知道,我哥哥从来就不是混蛋!”

说完,大个头扔了根烟,指着姜杰说:“你给我听好了,小炎进了第一天,就叫金胖子打了,脑袋被打了个洞,腿差点断了!”而胖王打他的原因就是因为你!你知道吗?我们没有钱去医院,小燕在我的小房间里呆了整整一个月!”

小女孩上课玩跳蛋
高嗨(图文无关)

姜杰听了,身子一抖,“你……因为这个你一个月没回来了?你不是说你的同学出事了吗?怎么可能是你?!你为什么不告诉我?!”

我皱起眉头,拉下大脑袋说:“好,差不多行了!”

但我的头猛地一甩,接着说:“那时他的腿上打了石膏,不能走路;他怕肥金到你家里来,欺负你;你知道吗?我把他背在背上,在公共汽车上坐了一个多小时。每天你下班的时候,他都会躲在角落里,远远地看着你。在你把前门锁上之前,他是不会安心的。”

“你知道胖金,你为什么不回家来骚扰你?”大脑袋深吸了一口气,说:“我就是那个,冒充张远的男朋友!”小炎绞尽脑汁,用智慧吓跑了金胖子!我告诉你,尽管你很美,你还是瞎了眼!盲目的心!你没看见王燕做了什么!”

当她听到这些话时,她用手捂住了嘴,眼里的泪水正往外淌。我烦躁地摇了摇头,说:“够了!这样说有什么意义呢?!一切都结束了,差不多。”

大脑袋却突然一跺脚,然后说:“王燕为你收了一把刀,你不但不领情,而且处处惹他生气!”我问你,如果你没有学位怎么办?有学位的人,你会挡刀吗?小炎受伤了,还努力为你工作;那天他捂着肚子,让我假扮成律师,到钉子户去说话,我一副狼狈相!你的心是铁做的吗?”

< 1 2 3 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