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首页 尘封故事

又黄污的床文 拍摄舔逼小说

>回到山口荣家,天已黑了,小滚刀师的弟弟妹妹们在做饭。大家急着要找出真相,让大家先吃,我带着大嘴蓉,老曹三人去了秦奶奶家。

她的二儿子被杀,大儿子大宝还是不孝顺,由村长马大伦安排在村委会的一个房间里住,逼迫大宝每月支付生活费。村子的院子不远,几分钟后我们就到了。大嘴蓉打开手电,径直往东一间屋子走去,敲了敲门,叫了一声秦奶奶,可是里面许久没有动静。

我们三个人都隐隐感到一种不祥的预感。老曹跟大嘴蓉使眼色,让他直接推门。大嘴蓉使劲推,门嘎吱一声开了。借着灯光,我看见琼奶奶直挺挺地坐在床上,一动也不动。眼睛灰蒙蒙的,没有一丝生气,好像已经死了!

琼奶奶真的死了,只是坐在那里喘最后一口气。老人的身上没有伤痕,他的脸看上去很平静,不像是被人杀死的。我睁开通灵者的眼睛,看到房间里没有邪恶,消除了被吓死的可能性。老曹仔细观察了老太太眼底和嘴角的分泌物,断定不是中毒。他一定是太老了。老人死了!

花瓣撑开双腿打开
嗯嗯啊啊好痒快进来(图文无关)

这让我们很沮丧,为什么那位老太太总是在我们找她的时候死的那么早,那么晚?我跟死去的小女孩说,你回地狱去,看看是不是鬼,老太太的死,一定要弄清楚。在我们寻找神龛的时候,村子里是否有人还在盯着我们,这很重要。

死去的女孩离开后,我和老曹回家,大嘴蓉找马大伦汇报此事。我们俩回去后,边跟大个子说,边喝闷热的酒。这酒真是郁闷,来到母亲坟前后,大家都坏了,挖了一个坟,差点把大家伙给给了。虽然找到了入口的线索,但很难说它是否在石棺下。如果是洞穴呢?大嘴蓉爷爷这张嘴真好,你说洞下面不是他老人家留下的吗?

小滚刀手伤不能喝,我和大嘴蓉喝了两瓶,都晕得有点醉。这时大嘴蓉回来告诉大家,马大伦叫大宝和两个儿子二宝,无论生前的人孝顺,死后不能丢下母亲。宝二的妻子又哭又闹,说自己的男人已经死了,两个儿子没有钱,让大宝去办丧事。


塞着东西去上课小说

大宝夫妇说没钱,如果分摊,还可以凑合着用老娘埋起来,让他们担起来,绝对没办法。于是,在琼奶奶的尸体前,两家人吵了起来,闹了不少的是非。我听到这里叹息,老太太死不闭眼,估计也知道死后会有这场闹剧,死不闭眼!

最后马顿伦也没了主意,与村干部商量,村里出了木材,让木匠连夜去盖一口薄棺材,老人收敛。有了棺材,还是没有解决问题,大宝和二宝谁也不肯在他家里出殡。马顿伦实在是吵得受不了,于是决定今晚安葬老太太,两位孝顺自己的人准备好了,让大嘴容看看好时机来安葬。

< 1 2 3 4 5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