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首页 尘封故事

污文对女人有害 小说里的激情文字

不过,周均杰怎么也没想到,等待他的震撼不只一件。

在他跨入大厅,瞥见厅前一旁布置着一束白色小花、香炉的简单神桌上,立着韩德光及韩耀辉的牌位。

韩伯父也去世了?他觉得胃一阵痉挛,但心中随即升起一股怒火,「该死的,那个女人到底还隐瞒了什么事?」

此时,楼上突地传来工藤樱子不舍的哭叫声,「深子,够了!求求你,不要再伤害之莹了,我求求你!」

闻言,周均杰的心凉了半截,一想到韩之莹身上那些丑陋的大大小小伤疤,他怒不可遏的冲上楼去,直奔往传出工藤樱子哀求的房间。

男人变女人做手术
在浴室抱着边走边律动(图文无关)

他看到那像个鬼魅般,瘦得不成人样的深子,正抓着韩之莹的长发,疯了似的拚命的往地上撞,而地上原本铺的软垫正好被她扯掉了一大块,所以韩之莹的额头现已是血淋淋。

没有一丝迟疑,周均杰冲向前去,在工藤樱子因错愕而瞠大的泪眼下,粗暴的推开深子,将全身是伤的韩之莹搂进怀中。

突地被拥进一片温暖的胸怀,韩之莹怔愕的抬起头来,却看到那充满不舍与痛心的俊脸,「你怎么会在这里?」


痛苦的黄文

他心痛的看着一身狼狈的她,脖子、手脚都可见抓伤及咬伤,而且每一处都泛出血丝。

他眼眶泛红,却忍不住咆哮,「你该死的为什么什么都没说?」

她抿紧了唇瓣,沉默不语。

他凝睬着她,注意到她的秋瞳里居然不见泪光,他哽声的道:「你习惯了这样的痛了,是吗?所以你连一滴泪水都没有?」

她沉痛的闭上了眼睛,泪水快速的在眼眶里聚集,她不该哭的,就如他所言,她早习惯承受这一切,可是这却是头一次在她受伤时,有一个温暖的胸膛可以依靠,而这人不是别人,是她心爱的男人……周均杰紧紧的抱住她,「傻瓜,哭出来啊!」

终于,她在他胸前号啕大哭,任自己这些年来独自承担的痛楚尽情宣泄……工藤樱子原是怔怔的看着这一幕,最后忍不住欣慰的笑了,他来了,他终于来了,虽然他是间接害死儿子的凶手,但她却清楚的知道他是唯一一个可以带给女儿幸福的男人,就这一点,做母亲的她便能再次接受他……跌坐在地上的深子呆呆的看着眼前相拥的男女,然后,她眼睛倏地一沉,从地上起身,大步的跑向前去,「德光,你终于回来了,我等了你好久好久。」

1 2 3 4 5 6 7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