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首页 尘封故事

嗯啊太深了不要了 小黄文生理老师把我按在讲台

“让我出去,我就把他干掉!”你为什么要勇敢?我不应该完成这项工作!”盛无旭轻声抱怨。

“你不能让他跑掉!”我很需要这个人!”蒋玥也不跟虚拟争辩,而是用声音指挥的方式。

“有用吗?有什么用呢?吃?”他问道,困惑。

“吃你的妹妹!姜跃不好气的说:“我要收这个家伙,带他回去慢慢学习!这个人能力好,可以成为我的大超级帮手!”

“好吧!好吧,我会控制住他的!”光说。

“孩子,你真无聊!”如果你不能打败他们,打电话给助手。你回答的好!”那个高个子男人带着一种奇怪的神情说。

“切,有本事你也叫!”你可以大声喊出来,我就把你算作胜利者!”江玥向牛碎哄哄说。

“你赢了!我叫不人,但我不服!告诉你的人,如果你能放开我,我们就再打一仗!”高个子男人冷冷地说。

在马上
在马上(图文无关)

“你以为我病了!”我的权力比你大。你以为我会放弃我的优点,带着我的缺点和你去死吗?”江月像个白痴似的看着一个高个子男人,嘴角挂着一丝嘲笑。

“哦,你说得对!你比我更有力量!但你最好别给我机会!如果我有机会,我就杀了你!”那个高个子男人不得不剔牙。

“别担心,我不会给你任何机会的!”江玥微微一笑,慢慢地走到高个男人面前。他举起手,抓了抓高个男人的额头,带走了高个男人的一滴血。

“你想干什么?”抽我的血有什么用?”高个子紧张地问。

“你告诉我不要给你机会,我现在就去做!”什么,你现在要劝我改变主意吗?”江玥斜着头望着一个高大的男人,嘴角勾勒出一抹调皮的弧度。

“我做的。你愿意听我说吗?”高个子男人苦笑着问。

“自然是不能!所以你能闭上你的嘴吗?”江玥轻声说。

< 1 2 3 4 5 6